有一天,我跟好朋友講了一個終極笑話,他聽完之後,笑死了。

我又跟另一位同學講,聽完他也笑死了。

對,你沒看錯,笑死了,是物理上的笑死了。
也就是笑到暴斃死掉了。

我馬上被導師叫出來:「他們怎麼死的?」

我:「笑死的。」

導師顯然不信邪:「既然你這麼會講,那就上台來講,來實驗一下,看班上其他同學會不會笑死啊!」

看著台下整班白老鼠期待著望著我的目光,我很快又把笑話重新講一次。倏地,小明先笑死了,阿順接著笑死了,小美也跟著笑死了,班導師最後也笑死了。

他們通通都死光光、死透了。

不久後,校長把我叫到升旗台上,要我對著台下的全校同學講。

校長和底下同學完全不懼怕,臉上表情明顯露出『看你能講出什麼笑話來!』的樣子,許多人甚至還以為我是瘋子。

正當我拿著麥克風,語句停留在講完的那一刻,他們立刻笑死了,校長也笑死了。全校都死了。

隔天,整校死人的事情鬧大了,新聞記者跑來追問我:「請你重複講述那個笑話!」

我不能講,因為我一講的話,台灣就毀了。

所以在記者會當下,我只隨便亂講幾句腦中閃過的字句,像唸咒語樣胡亂帶過:「~!@#$%……」

想當然爾,台灣並沒有因我的笑話滅亡,而我就是台灣的救星。

幾天後,國家高層得知這個內幕,總統特地老遠跑來我家找我:「偉大的台灣救星,請您一定要把這個笑話完整的說出來,我們要把它做成這個 究極性毀滅性核能性爆炸性爆發性的五星級環保生化核武。」

為了台灣未來及前途著想,我答應了總統。於是內情局找來個錄音員來幫我錄音。

當然,錄音員錄完之後也死了。笑死的。

不久,台灣成為最有威脅性的國家,因為我們擁有 "無數次播放殺人"的能力。
美國懼怕我們,中共懼怕我們,誇張的這程度連台灣人也懼怕我們自己。
美國派的FBI間諜到台灣,混到上層人員竊取那個笑話。

你以為這個笑話會被竊取走嗎?

沒錯,機密音檔馬上就被美國竊取拷貝走了。他們把它翻譯成英文。當然,翻譯者也全死了。

中共也派特工跑去竊取美國的笑話。又死了不少翻譯者。
每個國家相互都派了數位特務間諜來竊取。當然,上百人都掛了。

之後,
每個國家的都擁有了這個 究極性毀滅性核能性爆炸性爆發性的五星級環保生化核武。
米國甚至把笑話放在某個敵方國家的廣播電台上,無限次的重複不間斷地播放。
音源點不斷地擴散,那個國家一夕之間幾乎全滅。

世界陷入動盪不安的局勢後,過了約莫幾週的時間,
半數個國家快速的從地表上消失了。
這是混亂到連日子都無法計數、殘存的人口過著無法被稱之為曆法的時間。

再後來,
沒人敢再聽廣播電台了,大家都深怕中鏢。
於是廣播電台倒閉倒光光了。

殘存的每個國家都害怕著每個國家,更懼怕著那個笑話。
最後,聯合國終於突破僵局,和眾國簽訂"互不播放條約"。

意思是:你不講,我也不講、你不播放,我也不播放。
世界因此和平了。

據說,耳塞就是那時候發明的。

而那個笑話,就是你現在正在看的這個。

關於更多笑死,請參考維基百科


在〈終極笑話〉中有 1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